The One 专一

审死官经典语录

身价一百两,养了两年,每顿都是吃牛肉,那最少得赔……三百两! 

  打跑一条狗得赔五百两,那打跑一个人起码得赔一千两! 

  “我的阿才可是从花旗国买回来的狗王!” 

  “我的阿福是从法兰西买回来的杂碎王!全省城也只有一只,我养了他两年,要你赔一千两是非常公道的。” 

  算起来,我们都已经死了十二个孩子了。 

  “打赢了这官司,这些黄金就全都是你的!” 

  “不行!打输了我也要一半!” 

  我们告这位张彪的儿子张小四把朝祥富的儿子朝大文的左手小指的指甲打断! 

  不要问,你还不够聪明机智。 

  刚刚我何止揍他两拳,如果他在十年八年之后死了,请问大人,你可不可以告我谋杀? 

  孩子就是过不了一岁…… 

  凡事不能做得太绝。 

  哪有做母亲的诅咒自己的儿子没有小鸡鸡的? 

  “你念过书没有?” 

  “两天!” 

  “你干嘛弄湿我的头?” 

  “你干嘛弄破我的衣服?” 

  “我什么时候弄破你的衣服?(上前抓衣服)” 

  男人长得高有什么用?最重要的是志气要高! 

  茶可以除脚臭。 

  娶妻求淑妇。 

  这个女人的老公,是被这个女人的老公的大哥跟这个女人的老公的大哥的老婆毒死的。 

  这个女人的老公的大哥跟这个女人的老公的大哥的老婆还陷害这个女人,说这个女人杀了这个女人的老公。

  幸亏这个女人有个丫头,告诉了这个女人,这个女人就连夜跑了出来,找这个女人的二哥。 

  谁知这个女人的二哥又爱赌又没人性,骗光了这个女人的钱,还把这个女人卖给这个女人的二哥的本家兄弟做老婆。 

  后来这个女人的二哥丢下这个女人自己跑掉了,所以这个女人只好跟我回来了。 

  “你见死不救,不是男子汉!” 

  “你敢再说一次,小心我揍你!” 

  “你不是男人!” 

  “我是看你挺着大肚子。带种你就再说一次!” 

  “你不是男人!你不是男人!你不是男人!” 

  “好!……我是女人。” 

  她说你又小气、又自卑、又怕事,干脆去做个女人算了! 

  (宋世杰被弄成了女人装,而此时正要赶去衙门帮老婆) 

  “大少爷!” 

  “先换衣服,我知道。” 

  “不是啊,奶妈要冰糖炖木瓜。” 

  “炖木瓜就炖木瓜,关我屁事!” 

  “你得先把木瓜给我啊,大少奶奶把木瓜摆在你这儿了。” 

  我宋李氏跟杨秀珍现在XXOO县大老爷,杨秀珍的OO(老公)被人XX,杨秀珍她含X待X(含冤待雪),……最后是XX大老爷你全家的OO! 

  你丈夫宋世杰颠倒是非,你是他老婆,也是刁妇一名。现在掌你三十下嘴巴还是看你老公的面子,给我打!

  这个仇,不要说我儿子没有小鸡鸡,就算连我也没有小鸡鸡,我也一定要报! 

  铁笔重出江湖,黎民得以申冤! 

  “杨秀珍原籍山西,是什么原因要来到广州告官?” 

  “大人你原籍湖南,却来广州做官,又作何解释?” 

  多嘴是因为关心,关心才会多嘴,所以“官”字才有两个口呀! 

  你身为山西布政司,连一个广州知县都搞不定? 

  你明知道不能做,就不要叫得这么骚嘛!弄得我心痒痒的。 

  杏仁茶这么快就煮好了?(喝)没什么杏仁味。(再喝)好重的奶味。 

  两位真的是基……机灵过人。 

  你连杏仁茶都挤得出来? 

  夜深了,不要鬼声鬼叫的。 

  “三更半夜,你一个妇道人家,鬼鬼祟祟、獐头鼠目、像个荡妇似的,潜入两个大男人的房里,你想干什么?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快点说!” 

  “我……我是来借尿壶的。这算不算是合理的解释?” 

  “老公你果然厉害!” 

  “你现在才知道?” 

  “我一向都知道,只是嘴巴不说嘛!” 

  “我要你以后早、中、晚各说一次。还有,不许梳高髻。” 

  “哦。” 

  “更不可以噼里啪啦地揍我。” 

  “哦。” 

  “还要全听我的。” 

  “重要的我就听。” 

  “那就糟了,以你的智商,你怎么知道什么才是重要的?干脆这样,以后我只要说‘麦芽糖’这三个字,你就要照我的话去做。” 

  “哦。” 

  “当今世上我最英俊,你说呢?” 

  “不好吧!” 

  “麦芽糖。” 

  “麦不麦芽糖,你都是最英俊的。” 

  “何知县不是说他是光明正大的吗?” 

  “是开支太大。” 

  “还说两袖清风。” 

  “两餐吃风啊!” 

  我老公怎么说也是个秀才,他只要一日功名在身,你就不能说丙就丙! 

  你打得我越重,我就告得你越重! 

  老公,我昨天晚上陪你XXXX到天亮,才知道老公那条XX好厉害。老公,我XX你! 

  如果有五千两,我还用做官? 

  欺人如欺天,无自欺也。负民即负我,何忍负之? 

  他是官,所以贱,但是贱得很正直。他从来不收黑钱,弄得老婆离家出走。从此他寄情工作,一年之内连升四级,现已贵为八府巡按。 

  “这里守卫森严,闲杂人等不是随便说一句话就能进来的。你能够来到这里,相信你已经是想尽办法、历尽千辛万苦。” 

  “可是我刚才进来时只随便说了一句‘喝喜酒的’……” 

  我也有份?那就砍成三段,我要中间那段。 

  少了个小鸡鸡,换回个鸡套子。 

  “连我都让你骗了,真厉害!” 

  “如果连你都骗不了,不如去跳海!” 

  “大胆刁民,居然挡着巡按大人的去路。不管什么冤情,先打三十大板!” 

  “有没有搞错?申冤也要挨板子?” 

  尊不尊重是在心里头,而不是在膝盖上。 

  我抄的那封已经转交给何大人了,现在我手上这一封才是真迹。 

  根据大清律例,凡偷看公文者,都得挖去双眼! 

  根据大清律例,侮辱朝廷命官,应该割去舌头! 

  大人,请准许我帮我的女儿换尿片! 

  公堂之上,只准州官放屁,不准百姓拉屎,你们说这还有王法吗? 

  先告你山西知县,在你管辖之内,有人死于非命,你视若无睹,失职! 

  再告你山西布政,纵妹行凶,知法犯法! 

  三告广州知县何汝大,贪赃枉法,陷害忠良!没事还乱放屁! 

  顺便连你一块告。你身为八府巡按,纵容属下,办事糊涂!枉你自问清如水、明如镜,实则浪得虚名,搞得民不聊生、怨声载道。要是我告上朝廷,包你抄家灭族! 

Powered By 爱你若晴天
身体健康 © 2019 粤ICP备14081548号-1

Article

Shopping

Search

Me